致余爱华院长公开信〔二〕

2019-04-20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余爱华|再送一篇文章】

  

    法院院长徇私枉法,公平正义何存?

    ​​原辽宁凤城法院院长徇私枉法酿“凤城腐败第一案”

    (转载)

    凤城市,古称凤凰城,隶属于辽宁省丹东市,位于辽东半岛东部,是一座美丽富饶的城市。2016年冬季,一起大案震动了整座城市——凤城市法院院长鞠传杰因受贿被抓起来了。消息传来,许多不太了解鞠传杰的人颇感意外。平日里忠厚老实的院长,何以与严重违法犯罪联系起来?随着案件的逐层深入,在纪律与法纪面前,鞠传杰精心伪装的面具被一层层剥落、一句句谎言被戳穿、一个个假象被还原,其明里清廉、私下贪婪的双面人生大白于天下。

    

致余爱华院长公开信〔二〕



    人家吃肉我为啥不能喝点汤

    2017年8月23日,随着法槌敲响,身穿法袍的审判长宣布:“鞠传杰二审上诉案现在开庭。”法庭顿时鸦雀无声,显得异常庄严。鞠传杰被法警带入曾经熟悉的法庭,从审判席转到被告席上,他面容憔悴、青丝枯白,全然没有了往日叱咤风云的精气神。

    鞠传杰,1963年5月出生于辽宁省丹东市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兄弟姐妹众多,生活条件困难。他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不认识几个字,却深知读书的重要性。1981年,鞠传杰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他一生都无法忘记,父亲用自行车驮着行李把他送到学校,分别的时候用那双粗大的手摸着他的头,含着泪水对他说:“孩子,好好念书,我一定供你!”

    鞠传杰依靠父亲和亲戚的资助完成了学业。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凤城市人民法院,当上了一名书记员。工作中,鞠传杰每天早来晚走,积极主动,脏活、累活抢着干,领导和同事们无不对这个聪明能干、讨人喜欢的小伙子竖起大拇指。

    付出终有回报。在组织的关怀和个人的努力下,鞠传杰很快走上了领导岗位。他没有喜形于色,继续加倍地努力。2008年,鞠传杰登上了个人仕途的顶峰,当上了凤城市人民法院的院长。展现在鞠传杰面前的是鲜花、笑脸、掌声铺就的“金光大道”。

    当上院长初始,鞠传杰对待工作严肃认真,对待自己要求严格。但随着时间推移,他的思想发生了微妙变化。鞠传杰时常问自己:“社会上那些发了财的人本事比我大?能力比我强?他们吃肉我就不能喝点汤?”思想产生了动摇,私欲也随之而生。初心已全忘在脑后,鞠传杰开始追名逐利。

    

致余爱华院长公开信〔二〕



    老同学叙旧跑错题

    2011年初,凤城市法院决定新建办公大楼。消息一出,丹东市新北方建筑工程公司经理孙文江动了心思:我跟鞠传杰是中学同学,这层关系谁也比不了。这次法院投入巨资盖大楼,机会难得,利润丰厚,不捷足先登分一杯羹就枉为生意人了。

    精心策划后,一天晚上,孙文江邀请鞠传杰到酒店“叙旧”。孙文江盛情相待。酒至半酣,孙文江进入正题:“听说法院要盖新大楼,鞠院长,这笔生意能不能给我做?”“那恐怕不行。政府采购法还有《凤城市政府集中采购目录及标准》都明确规定了,单项或批量采购金额一次性达到100万元以上的项目,必须公开招标。法院新办公大楼造价5000多万元,你孙老板想做这笔生意,就得参加公开招标……抱歉,我这个老同学也帮不上忙呦。”酒足饭饱,鞠传杰起身要走,孙文江递上一条软中华香烟,笑脸相送。

    一连几天,孙文江都闷闷不乐:自己的新北方公司没有建筑工程企业资质,公开招标肯定没戏,难道要坐视这块肥肉落入他人之口?“哼,必经程序又怎么样,我就不信没空子可钻。”孙文江信的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深思熟虑后,他再次邀请鞠传杰到酒店包间吃饭。与上一次不同的是,孙文江这次皮包里揣了10万元钱。“鞠院长,我还是想拿下这个项目。您是法院的一把手,肯定懂得比我多,如果能想办法变通处理,让我中标,我绝不会让您失望,必有重谢!”孙文江说着,掏出装钱的大信封,一把塞进鞠传杰的手里。

    鞠传杰心中窃喜,但表面上不动声色。他说:“难得老同学有如此诚意,懂得人情事理。不过这件事非同小可,你先回去,我再想想,你等我消息。”话毕,二人离开酒店。

    怎样确保让孙文江中标,鞠传杰着实费了一番心思,最后决定采取化整为零的方式。他把凤城市法院办公大楼拆分成办公用房和办案技术用房两个项目,又让孙文江把新北方公司挂靠到有建筑工程企业资质的企业,从而顺利取得了竞标资格。

    招投标开始后,鞠传杰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递条子、打电话、传消息,公开“站台”。在鞠传杰的积极运作下,孙文江的新北方建筑工程公司击败其他几家企业,成功中标。

    中标后,孙文江第一时间打电话向鞠传杰报喜。为了感谢鞠传杰的“大力支持”,他多次邀请鞠传杰出来见面,但鞠传杰工作忙,一直没有时间。2011年2月的一个周末,孙文江终于约到鞠传杰。

    “鞠院长,这次你可帮了我大忙,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你太客气了,老同学嘛,应该的。”鞠传杰说。

    “现在搞项目,给一些辛苦费是这一行的行规,虽然我们是同学,但我不能坏了规矩。”

    “既然如此,我住房比较紧张,你有空余的房子吗?帮我解决一下。”

    “我就是搞开发的,办这件事还不是小菜一碟?”

    很快,孙文江领鞠传杰去参观自己在丹东市中心繁华地段承建的金色阳光小区。鞠传杰对小区环境很满意。金色阳光小区由丹东鸭绿江房地产公司开发,孙文江是建筑商,小区里有三套住房是鸭绿江房地产公司抵顶孙文江工程款的顶债房。为了感谢鞠传杰,孙文江一口气把三套房子都送给了鞠传杰。老谋深算的鞠传杰为了不落下把柄,先到售楼处交付126万元房款,走正常的购房程序,然后等开发商将房款转给孙文江后,鞠传杰以“为女儿购房借款”的形式从孙文江处取回126万元钱,并让孙文江将假借据保留,记在丹东市新北方建筑工程公司账上,以备将来纪检和检察机关调查的时候予以证明,以此用虚假的民事借贷关系来掩饰其收受贿赂的犯罪事实。

    三套房子到手后没过多久,鞠传杰又打电话给孙文江,说他天天从凤城回丹东市里很不方便,让孙文江想办法给“搞”一部车,并叮嘱说车辆不要用个人的名字。

    一听鞠传杰要一部车,孙文江不敢怠慢,很快便买来一部价值30余万元崭新的奥迪A6L轿车,并把产权办在丹东市新北方建筑工程公司的名下。从此,这辆车就成了鞠传杰的私家车,但购车费用以及每年的车辆保险费等均由新北方公司支付。

    2013年10月的一天,孙文江请鞠传杰吃饭,鞠传杰“无意中”说起自己缺少房子装修款。孙文江心领神会,立即讨好地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马上安排人帮你办。”

    狡猾的鞠传杰没有让孙文江把钱直接汇到自己的银行卡里。他让孙文江先把50万元钱汇给田桂枝(鞠传杰妻子的姐姐),然后转到陈金梅(鞠传杰岳母)账户上,最后转到妻子田桂娟的建设银行卡中。这50万元钱转了一圈,又落入鞠传杰家人的腰包。

    徇私枉法酿“凤城腐败第一案”

    贪婪的鞠传杰不仅对老同学下手,对别人更是“毫不手软”。2011年3月,凤城市公安局交警鲁明军交通肇事致人死亡后,为逃避刑事责任,鲁明军让亲属王金刚顶罪,他们为此还立了攻守同盟。警方错将王金刚列为交通肇事的犯罪嫌疑人并刑事拘留。此后,检察机关明察秋毫,发现了案件的真凶,以鲁明军涉嫌交通肇事罪和妨害作证罪,王金刚涉嫌包庇罪向凤城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案件在凤城市法院审理期间,鲁明军的父亲鲁文化找到法院院长鞠传杰,请他想办法保下儿子,好保留儿子的公职。鞠传杰在收受鲁文化的好处后,表示同意,并指使法院副院长李贵中具体办理。李贵中明知按照法律规定,鲁明军应数罪并罚,不应免予刑事处罚,却徇私枉法作出免予刑事处罚的刑事判决书,致使鲁明军重罪轻判。鞠传杰案发后,此案经丹东市人民检察院抗诉,鲁明军被法院判处3年6个月的有期徒刑。

    2014年9月16日,辽宁省高级法院将原营口监狱副监狱长李成受贿罪、徇私舞弊假释罪一案指定凤城市人民法院审判。李成在营口监狱任副监狱长期间,多次收受服刑人员家属及他人贿赂达48万余元,同时徇私舞弊,对不符合假释条件的罪犯予以假释。根据法律规定,李成应数罪并罚,被判处刑期应在10年以上。检察机关建议对李成数罪并罚,判处10年至12年的有期徒刑。

    该案在凤城市人民法院审理期间,李成的妻子通过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董志君找到鞠传杰,恳请鞠传杰高抬贵手,对李成从宽处理。鞠传杰、董志君、李贵中等人在收受了李成妻子送的稻田大米、河蟹、2万元购物卡以及15万元好处费以后,对李成作出了8年6个月的有期徒刑的判决。此案上报丹东市中院后,中院认为量刑过低,但鞠传杰坚持8年6个月的量刑意见,李贵中在明知量刑不当的情况下,同意合议庭按该意见执行并签发了刑事判决书,致使李成重罪轻判。

    除了收受贿赂、徇私枉法外,鞠传杰还违规决定对一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收取诉讼费,致使案件当事人损失60余万元,进而逐级上访,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鞠传杰在位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伙同李贵中、董志君等人疯狂敛财,大搞权钱交易,将神圣的法院变成了腐败的窝点,酿成了凤城市近年来人数最多、职务最高、影响最坏的职务犯罪案件,被称为“凤城腐败第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