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狗鸡巴落把油(作者因这被安徽宿州监狱纪委谈话

2019-04-15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翻狗鸡巴落把油(微型小说,纯文学创作,作者:张兴国)

    年前我回老家,家族里一个年龄比我大的孙子辈请我吃饭,席间问我:“小爷爷呀,我去年在你们那打工,看你们城里到处反复地胡拆乱建,害得我经常找不到路。市民论坛上把市政府骂得狗血喷头,但市政府依旧忙得乐此不疲。到底为啥?”对孙子的问题,我没正面回答,而是放下酒杯,用筷子指着他家的冰箱,道:“孙子诶,你家冰箱里有肉吗?”

    “有。”孙子不假思索地回答。

    “去,把肉拿出来。”

    孙子过去打开冰箱,取出散着冷气的肉,看看我,又看看肉,不解地问:“爷,啥意思呀?”

    “再把肉放回去,再去出来,这样反复做几次。”我用筷子来回地点着肉和冰箱。

    孙子不耐烦地按照我的说法做了,一头雾水地问道:“爷,您搞啥名堂?”

    我笑道:“把肉放回冰箱,你再看看你手上有啥?”

    “哦!油水!油水!”孙子恍然大悟,惊讶地叫了起来,有道:“爷!高呀!实在是高,到底是读过书的人。”然后回到座位,端起酒杯对着我杯子撞了个脆响,诡笑地说:“今儿跟爷学了一招,这顿饭没白请!”

    “哎——我也是贩来的。”

    我老家民风朴实,一直崇尚礼尚往来。次日,我三弟置办了一桌酒席,准备回请那孙子。可他到那孙子家,没几分钟就气冲冲地跑了回来,一屁股坐断了椅子腿,摔在地上背过气去。我慌忙上前狠掐了他的人中,他这才缓过气来。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急切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唉——唉——那孙子,他——他,他他……”三弟微微开启嘴唇,有气无力地欲言又止。

    “到底怎么了?”我催促着。

    “唉!我们家族怎么出了这样一个畜生!你们知道他在家干啥吗?”三弟紧锁着眉头,哭丧着脸。

    “我们怎么知道?”我饥渴的眼神死盯着三弟那被气得乌紫烂青的嘴和脸。

    “他,他,他他他竟然把全村子的狗都逮到他家院子里,一个一个地翻着狗鸡巴……畜生呀!丧德呀!”三弟愤怒地捶胸跺脚。

    “他翻那干嘛?”我愕然道。

    “能干嘛!翻狗鸡巴落把油呗!”三弟使劲地拍了一下地面吼着,猛然指着我,切齿地喝斥道:“都是你干的好事!”

    “怎么扯上我了……”

    “你你你,你说你,说啥不好,非跟他说什么油水不油水的,他说受昨天你那个‘油水’说法的启发,才想起来这么干的……”还没等我说完,三弟就打断我,就像机关枪似的“突突”给我来了一梭子,又道:“他还说呢,就靠这个,明天到镇上开个油坊呢!”

    这不,那孙子的油坊还真的开起来了,听说生意红火得很,春节前狠赚了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