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高义书记、骆蔚峰市长:网络问政,重在问政

2019-04-14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莫高义书记、骆蔚峰市长:网络问政,重在问政
莫高义书记、骆蔚峰市长:

    前不久我在网上看了一篇《中纪委官网:走过场、喊口号、装样子?瞧,被点名了吧》,就是说中央纪委对于提倡什么,反对什么,现在是旗帜鲜明的。读这篇文章,让我想到了韶关市网络问政,我想你们的出发点应当是给老百姓提供一个问政的平台,绝不是为了跟风,走过场、喊口号、装样子,对吧?现在的韶关网络问政就让我如鯁在喉,不得不说。

    前几天我在韶关网络问政上发出的《韶关市卫生健康局:在网络问政答复要合法合矩》、《韶关中院:为什么不按法律规则回答我的问题》相继被韶关市网络问政以“重复问政”为由毙了,如果你们关心韶关市网络问政的健康发展,请你们看看这两篇问政,是否真的存在重复问政的问题。作为问政人,既然韶关市给老百姓提供了问政的平台,被问政人应当依法讲理,更应当负责任地把问题讲清楚,在这里被问政人施展各种无耻手段进行诡辩,简直不值一驳,问政人要求问明白,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也是一级当局应当保障的权利与应负的义务,被问政人说谎,强辞夺理,作为问政主管部门,不仅不对其进行监管,反而通过强加所谓“重复问政”的借口让问政人根本无法问清楚,这样的问政是不是走过场,装样子呢?

    韶关市只有网络问政尚给问政人一丝问的机会,给市检察院、市纪委、原监察局、法院的举报从来都是泥牛入海,根据法律规定,要求有关当局做的事都是非常困难,例如2014年2月28日上午我根据广东省高院的规定要求浈江区法院黑法官陈扬广答疑,他推给欧倩余,欧又推到下午,下午找她,正在开庭,等她开完庭就从后门溜了,再找陈扬广,说是要开会,让我等,临到下班时,让非合议庭成员的一个民一庭的庭长与信访办的官员来答疑,首先就说不了解情况,再则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先是这个庭长溜了,后来这个信访办官员也想溜,因为我坚持做了笔录再走,没有办法,他们胡弄了一个笔录,还不肯盖章,而且都是他们所拟的不值一驳的一面之辞,法律规定在他们这里就成了骗人的游戏。我身在惠州,来一趟韶关也不容易,依法要求判后答疑根本得不到他们的正视,这些人的表现就像江湖骗子,就是中央谴责的两面人。

    韶关市的司法腐败是个严重的问题,韶关市一级的党政机关没有显示出应有的反腐败的能力与意愿,唯一能够在台面上对话的就是网络问政了,却是只许被问政人说谎蒙骗,不许问政人问出结果,这样的问政只会招惹人民群众更大的不满。

    我希望通过给你们投诉,引起你们的重视,对网络问政的现状作出检讨,对网络问政的责任人徇私舞弊的行为提出批评,让老百姓能问个明白,让官方放下臭架子,以法纪的手段让被问政人不得不诚实面对腐败问题,给老百姓打开一扇阳光之窗。否则的话,我准备将广东省的政法腐败与司法腐败一并向中央纪委反映,直至向习总书记投诉。我坚信以习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绝不会允许广东省政治腐败与司法腐败的存在,绝不容忍广东省对政治腐败与司法腐败无所作为。你们也应当知道,当腐败分子的犯罪证据被掌握后,有关机关的无所作为,是执政当局的政治可耻行为,是在自掘坟墓,自挖根基,这些责任人都是历史的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