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州市欠账老赖逍遥法外 法院判决置于何等尴尬

2019-04-14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邓州市欠账老赖逍遥法外 法院判决置于何等尴尬




  人民法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审判机关,其任务是审判刑事案件、民事案件和行政案件,并且通过审判活动,惩办一切犯罪分子,解决民事纠纷,以保卫无产阶级专政制度,维护社会主义法制和社会秩序,保护社会主义的全民所有的财产、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财产,保护公民私人所有的合法财产,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保障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顺利进行。

    朗朗乾坤,昭昭日月,泱泱大国,悠悠万事。在社会法制建设的进程中,不管权势有多大,后台有多硬,藏匿有多深,都逃脱不了法律的严惩。这是法律在社会中取信于民,赢得人民群众相信法律、敬畏法律的重要体现。

    然而,发生在河南省邓州市的一起民事诉讼案件,法院在2016年里,集中在一天,一次开庭审理了4次,下发了4份《邓州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而每次开庭被告都无故缺席审判,致使4份判决书在下发后近三年时间里,判决书形同一张废纸,法律效力形同空文,法院判决被告万旭红偿还原告62万元欠款,不仅没有得到有效的法律制裁,反而若无其事开着豪车躲在南方快活人生,悠哉悠哉,给邓州市法院开了个啼笑皆非、贻笑大方的笑话,也使法院这个法律利剑高悬之地被当地群众诟病不断,而一直等待法院判决后,以期拿到属于自己执行款的原告,在接近三年的时间里,慢慢对法院的执行力越开越看不到希望了,就在这种期待、无望、迷茫的等待中,原告身背外债、四处追债,居家不能回,生活捉襟见肘,整日以泪洗面,给整个家庭带来的是无尽的痛苦和烦恼,迫于压力,当事人不得不依法依规走上信访维权之路,成为当地社会维稳中一个不稳定因素。

    这一切均来源于一次有预谋的骗局。

    为了探究事实真相,本网驱车前往南阳邓州市如约见到了投诉人,稍事寒暄,他叙述了自己被骗到起诉到法院,到判决后进入执行程序先后的亲历。

    “我叫郭义茂,生于1961年11月27日,中共党员,家住邓州市龙堰乡郭庄村。2013年的一天,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我认识了一个自称自己做房地产开发叫万旭红的人,我在聚会上无意说出了儿子将来结婚想在邓州市买套房子想法,我本来是随便说说而已,谁知道说的无意,而参与聚会的万旭红听后在心了。聚会后不久,有一天万旭红主动联系到我,见面就说:郭哥,我在市里雷锋纪念馆南边弄了块地,在搞房地产开发,地位优势明显,你跟我去看看吧。随后我就跟着万旭红上车前往现场看地,下车后,我看到了一处没有任何建设迹象、没有任何房屋的一块地皮,而万旭红说是他买的地皮,我看后也觉得万旭红所指地块确实不错。过了几天,万旭红又和我见了面,他带有人情口气对我说:这个位置开发后,每套房子价值56万元,郭哥你给10万元定金,可以给你选择第一排的好位置,你再借给我40万元,可以给你出利息,在万旭红的蛊惑下,在我不明就里的情况下,通过农商银行按照万旭红提供的银行账号,将10万元定金汇给了他指定的一个叫王洪文的人,因为这10万元是定金,没有约定利息。这10万元到王洪文的账户上后,我就和万旭红签订了一份购房协议。协议上白纸黑字写着,我所选的房子在第一排,房子建好后就交付给我。对万旭红所说的一切,我始终坚信不疑,我总觉得万旭红不应该是个骗子吧,一直想为儿子买房子心切,所以对万旭红提出的借钱的事情也没有多想。又过了一段时间,也就是到2014年2月份,万旭红催促把以前谈定的40万元借款字据也办了,当时,我手里没有闲钱,为了孩子的房子,我硬是打肿脸充胖子答应了万旭红的这个借款要求,答应后,我求爷爷告奶奶,东挪西借,这家2万,那家2万,所有沾亲带故的都借个遍,除了第一给他的10万元,从2014年到2015年11月,先后借给万旭红共计52万元。可以说,我把毕生的家底都给了万旭红之外,又背上了几十万元的外债,现在想想,我当时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一样。亏得我警醒的早,要不是,万旭红还要骗我更长的时间,骗我更多的钱财,这真是一场噩梦”。如梦方醒的郭义茂回想起整个受骗过程,沮丧、愤怒、无奈、焦急的表情无论他怎么掩饰平静,但给人的整体印象,他经历很严酷的精神打击,而这种打击至少在他心灵上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