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民告官官司在湘潭县人民法院受到荒唐违法裁定

2019-04-08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一起民告官官司在湘潭县人民法院受到荒唐违法裁定

    湘潭县行政过错在先,行政违法在先,相关官员玩忽职守在先,一起事前无告知事后无救助应对措施的强拆暴拆无端毁灭私企400多万财产的恶性事件,2018年11月诉至湘潭县人民法院,这起民告官的官司前后5个月过去的2019年3月29日收到湘潭县人民法院的如下裁定书。世人说说湘潭县百姓维权有门吗?合法权益何来保障!?

    原告湘潭县华人堂酒厂于2004年租赁了易俗河镇上马公社的办公用房,作为酒厂的经营住所;后该办公用房归易俗河镇二管区管辖,原告遂与二管区签订了租赁合同;以后于2009年续签。2012年到期后,原告继续在原地址经营,被告一直没有提出过任何异议,并继续缴纳租金数年,二管区也继续收取了租金,并且管区彭德明主任曾明确表示,由于双方数年来合作愉快,不会赶你们【企业】走的,只是真要搬迁的时候请你们【企业】好好配合。

    一:首先,首先不但租赁了易俗河镇政府的房屋作为办公场所,而且还租赁了其他居民户刘静同志的六间私有房产及场地作为生产用房,而且强拆行为是发生在企业与刘静同志租赁合同有效期内。原告在多年的经营过程中投入了巨额资金进行场地改造、设备投资。一审裁定书将原告的生产用房认定为全部租赁易俗河镇政府的办公用房,以偏概全,属于事实认定错误。

    其次、易俗河镇政府与原告之间的租赁合同并未解除,易俗河镇政府也没有要求原告搬出租赁房屋,也没有通过法律程序解除合同,没有通过法律程序要求原告腾房。没有任何腾房通知,何来原告宾爱华拒不腾房的说法及事实?;租赁经营15年,仅1年多因出租方拒收租金才导致未交租金,仅0.66%左右时间因原告拒收而未交租金怎能认定全部未交租金?

    再次、被告从没有发布正式的征收文件,属于非法征收。由于没有合法的征收程序,湘潭县政府与易俗河镇政府的征收合同实际上是普通的民事合同。原告作为承租人,有购买上述房产的优先权。易俗河镇政府在没有征求上诉人的购买意见的情况下,擅自将房产出让,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二、裁定适用法律错误。

    原告是非法强拆的行政行为的利害关系人,一审裁定书认定原告不是非法强拆行为的利害关系人,是错误的。行政利害关系人一般认为是权益受到行政行为侵害的直接当事人。“法律上利害关系”是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与行政行为之间存在的一种因果关系,本案中,原告的企业在强拆中损失殆尽,所有的损失都是被上诉人的强拆行为造成的。根据国务院590号令的规定:企业拆迁,应该赔偿的项目包括停产停业的损失,装修装饰的补偿,还有由于搬迁的其他损失,还有设备的损失费。根据《民法通则》《物权法》的一般规定,谁受损,谁就获得补偿。这些法律规定的是企业的补偿,也是对承租方的补偿,由于被告的非法强拆行为,致使原告发生的损失巨大,原告属于利害关系人。

一起民告官官司在湘潭县人民法院受到荒唐违法裁定



    

一起民告官官司在湘潭县人民法院受到荒唐违法裁定



    

一起民告官官司在湘潭县人民法院受到荒唐违法裁定



    

一起民告官官司在湘潭县人民法院受到荒唐违法裁定



    

一起民告官官司在湘潭县人民法院受到荒唐违法裁定



    

一起民告官官司在湘潭县人民法院受到荒唐违法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