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献血营养费回扣能认定《卖血罪》吗?

2019-03-09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最近上海普陀区发生一起以《涉嫌非法组织卖血罪》被刑事拘留事件。当事人系普陀区宜川街道残疾人胡某自己多次响应街道政府提倡积极献血,曾经一个月义务献血二次,同时获得营养费补贴,街道组织者为完成上级献血指标希望他能够多介绍些亲戚朋友和同事来献血,他询问了几个朋友和同事,朋友也愿意从营养费中提点跑路费献血。
  当事人1月28日约好几个朋友去街道指定献血处,给警察半路传唤到“中山北路派出所”阮民警说介绍献血“违法”你只要承认,没有什么事情,顶多拘留三天,胡志平想为街道完成指标,献血者和本人都没有侵害谁的根本利益也承认签字了,后有关人士从中山北路派出所阮警官处了解情况,阮警官说暂时先拘留三天,三天后会有挂号信形式寄到户籍所在地,现在看不属于刑事案件。但一个多月家属找到派出所才告知被刑事拘留涉嫌《非法组织卖血罪》。众所周知虽按照《献血法》规定义务献血,但是实际各单位为完成献血指标普遍采取“营养费补贴”此举是否涉及违法?如介绍人献血其中扣克营养费是否可提升《非法组织卖血罪》?政府部门给献血者发放营养费补贴,网上咨询十个律师回答合法与不合法各占半,专业法律工作者都不清楚是否合法?当事人怎么会知道介绍献血拿营养费回扣属于《非法组织卖血罪》?
  当事人胡某早年失去父母,又身患残疾,无依无靠,独自做些力所能及工作,下肢残疾临时做快递无正式单位,自己献血再介绍别人献血有提取些营养费情况也不至于按《组织他人非法卖血罪》定罪。
  1)当事人介绍人献血行为实体要件没有妨害国家公共卫生及血液管理制度,而是去完成合法的政府下达街道的献血任务,客观上变相有偿向献血者发营养费是街道组织,因此组织是街道,当事人仅作为介绍。
  2)犯罪条件不存在,不属于组织他人卖血,当事人不存在组织形式,是偶然为本街道有政治任务帮助完成献血指标的行为。根据献血法18条犯罪特征为:1,非法采集血液,2,出售血液,3,不存在组织形式。
  非法组织他人出卖血液的行为定义为:“是行为人在组织他人卖血过程中实施了策划、指挥、领导的行为。在实践中,这种行为一般表现为动员、拉拢、联络、串联、制定计划、下达命令、分配任务、出谋划策等形式。”如今对待发放
  由此当事人并非属于“组织”卖血,而属于帮助向街道完成指标介绍献血者,没有将血液视为“商品”而组织他人加以出卖的行为,没有建立相关组织,仅为同事,朋友有意向者帮助报名牵线搭桥,如有过错根源也是上海各街道普遍发营养费奖励献血者已经成为客观事实,当事人仅在街道奖励补贴营养费中返点跑路费,如果涉及违法,主观上为街道指标介绍并无恶意,对偶犯,初犯,情节轻微以批评教育为主,特别对残疾人为生活增加补贴和国家要打击的“专业血头”要严格区分。
  由此当事人看出并非属于“组织”卖血,而属于帮助向街道完成指标介绍献血者,没有将血液视为“商品”而组织他人加以出卖的行为,没有建立相关组织,仅为同事,朋友有意向者帮助报名牵线搭桥,如有过错根源也是上海各街道普遍发营养费奖励献血者已经成为客观事实,当事人仅在街道奖励补贴营养费中返点跑路费,如果涉及违法,主观上为街道指标介绍并无恶意,对偶犯,初犯,情节轻微以批评教育为主,特别对残疾人为生活增加补贴和国家要打击的“专业血头”要严格区分。
  曾经记得文化大革命的投机倒把罪因不适合改革开放市场经济被取消,但70年代末被称之为温州“八大王”以该罪被收审关押,改事件在全国影响深远。从市场经济的弄潮儿,到被打击对象,再到平反后的全国推广,导致多少人受冤案。同样《献血法》规定义务献血,对已经普遍的变相营养费献血的有偿献血产生其中有回扣就以“非法组织卖血罪”罪名,那组织发放营养费的政府部门不就成了该罪的主犯吗?有关部门就义务献血普遍存在不应该再羞羞答答,掩掩盖盖,变成是否合法和是否涉及犯罪的模糊“地带”,或者光明正大地干脆统一献血营养费价格,杜绝违法犯罪现象,畅通献血渠道,真正使献血走上法治化道路。

  

  

拿献血营养费回扣能认定《卖血罪》吗?